此页留白

你怎么还在关注一个死人

吒宝跟饼哥,惹

赛雷娅你听好了,你老婆孩子都在我手上,明天抽卡的时候表现好点,懂?

md漠御杀我

以及:
大——嫂——————

【浪殇浪十二国pa】我离开网戒中心的那些年 离婚番外

前文10


一秒插刀激情作妖,含r18g自残情节

我就是想看王子公主离婚

慎入惹


很多年以后,凌云山愁云惨淡,麒麟寝宫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衰败气味

宫中床上卧着一位红发红衣的男子,只不过抬起头来的时候可以看到他脸上是斑斑驳驳的暗色斑块,甚是吓人

聆牙默默的站在床头,低头看这个支配了自己上百年的主人。

浪在床上无力的动了动,似乎是想换个姿势,但是很难受的样子,口里重重的喘着,不由自主的发出一两声呻吟。

酉王殇失道甚久,浪也卧榻不起很久了,酉麒记不清时间,病痛让他每天都度日如年。

刚才殇还来看过他一趟。浪用力的回忆着。殇的头发已经全白,一头乌丝化作...

【浪殇浪十二国pa】我离开网戒中心的那些年10

前文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

本章零碎收尾


这边正主都还在床上躺着,帐下的军士倒是很自觉的打起了王旗。一时间各方惊异。又有传闻见火红异兽从包围里救走一位伤兵去了殇军方向,从其他的方面来印证信息的可信度。

本部军心大振,奋力反击,势均力敌的战况出现倾斜,最后赢下了这一战。

这样殇不患中途的败仗似乎也不算什么重要的过错了。


蓬山在浪跑掉的第二天就发现他失踪了,在后山发现了他的衣物,房内发现了琵琶。

玉叶听着汇报若有所思,最后说不必搜寻了,随他去吧。


这边升山的...

【浪殇浪十二国pa】我离开网戒中心的那些年9

前文 1 2 3 4 5 6 7 8


叔有了图纸得去原来去的地方看,但是是在宫里目前不可能。但是就算是在宫里,十几年过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残骸剩下。案卷之类的在宫里,那个人所留户籍不在叔自己地盘,认识的人也无从联络,一时间又没有了头绪。化雪之后前线开始躁动,叔就忙于战事没有闲心再去查往事。


算了下是去年夏天的时候分别的,到这个时候已经半年多,叔进度跟计划比慢了,就有点着急,带着部队行军的时候一不留神进了陷阱,在谷地里遭了伏击,1vn苦战的时候被使令救出,暂时躲在附近的山野里。

叔的部队伤亡惨重,余部又被...

【浪殇浪十二国pa】我离开网戒中心的那些年8

前文 1 2 3 4 5 6 7 

本章继续捏人警告


冬季还是比较清闲的,出兵不便,主要还是休养生息,叔就有了很多空闲时间来厘清头绪。

数十天后,雪化了不少,出行方便一点的时候,叔专门去找了一趟自己前工部侍郎现界外飞仙的老朋友

老友说你怎么突然有心情来找我,我还以为你早在哪个战场里翘辫子了。

叔说哪能,我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当年关酉麒的那个机关

老友说哎呀,你这是准备翻旧账吗,听说酉麒很凶残我很怕的,告状的话这事也缺不了你一份。

叔笑,说也没有吧……我就是想查查当年的事,你知道我一直对这事有疑惑...

【浪殇浪十二国pa】我离开网戒中心的那些年7

前文 1 2 3 4 5 6 


冬至到后来的时候聆牙又来了两次,浪其实在山上烦的不行,跟蓬山的亲密度继续下降,对升山的抵触持续上升。

但是聆牙还是在浪授意下给叔避重就轻的报备,营造出一片和乐的假象。

选王的时候被加强监管了,坐班优待也早就没有了。倒是没有出事,也没以前那么激烈的抗拒了,就是一个人抑郁不露面。

叔知道浪心里不舒服,但也只能语言手信小礼物安慰,浪可以来找我的话很多次滚到嘴边又咽回去。


天气就这样一天一天冷下来了。


冬至之后幽国渐渐的出现了奇怪的传闻,说酉麒性格乖张暴...